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三二看书网 www.32kan.com,最快更新半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位先生自己都不好意思、自己都没把握那就对了。

    更不能让这先生带回去做什么修改,就得要这种原汁原味的,烂点好。

    明先生无语,奈何现在身心疲惫,连话都不愿多说,根本无力去抢,加之心态上累的兴不起意气之争,双手撑着扶手站了起来,耷拉着双肩,一步步朝外走去,声衰气颓道:“文无绝对好,若有人非要挑刺,做的再好也难免有瑕疵,随其便吧。”

    明显是懒得再争的意思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还怀疑这考题是那个什么钟府的下人搞出来考他的。

    庾庆将考题折好塞进了衣服里面,旋即陪着明先生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站在屋檐下,看了看已经昏暗的天色,明先生一步步下了台阶,慢吞吞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庭院,等候在外的李管家立刻过来恭请明先生,说钟员外要设宴款待。

    明先生一句话都不愿多说,摆了摆手表示不必了,黯然前行,旁人皆不知他落寞寞的在思忆什么。

    亲自将人送走后,李管家赶回了东院,看到大吃大喝的庾庆,立刻问:“明先生怎么了?连接送他的马车也不坐了,非要说一个人走走,我怕他出事,让马车在后面跟着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独自守着一桌菜的庾庆耸肩,“没什么,教的太晚,累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狐疑,“是吗?”

    庾庆岔开话题,指了指桌上的菜,叹道:“李叔,这些东西…唉,其实还是灵米饭更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略翻白眼,“不是舍不得给你吃,我说了,杜肥特意交代了,若想你好好备考,会试前就不能给你吃灵米,不然你要跑去打坐了。”

    得!庾庆抬手打住了,不说了,还是那样,和软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吃完,等人收拾干净了,东院又恢复了宁静。

    书房的灯还亮着,庾庆拿着明先生做的那几张答题一张张看,还是那句话,这玩意他看不出什么好坏。

    不过还挺满意。

    若这考题是真的,如何作答的事便已经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考题也唯有让这位明先生作答,才不用担心提前得到考题的事会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九考不中已经不好听,还想落下个‘十全十美’的名声不成?再加上检举学生家的不轨,以后谁敢用?

    届时他自然有办法让明先生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便是明先生的作答考不中。

    在庾庆看来也不可能考中,连考九次都考不中的人,他庾庆一介入就能考中了,那他庾庆得多倒霉才行?

    考过九次都考不中的人,又颓废多年,还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这么个精力不济的人,硬是把会试要考几天的题目赶在一下午就匆匆做掉了,答案甚至没做任何修改,若还能中榜,那就没天理了。

    真要是那样的话,是口臭狗屎他庾庆也吞了,认了!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,转眼临近会试,朝廷主持会试的相关人员名单也确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明先生一改懒散常态,和原东家告了假,全天候扑在了钟府这边,为庾庆划定可能的出题范围,搞的庾庆头大。

    七天,只有七天时间,明先生不惜住在了钟府东院,也不在书房偷懒睡觉了,盯着庾庆读书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就算是装模作样也累,七天内要看的内容太多了。

    庾庆想偷懒的时候,明先生竟抄了根棍子来抽他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敢偷袭本掌门?搞的庾庆差点想拔剑砍他。

    后是顾忌殴打先生可能会震惊钟府,才不得不忍了。

    关键你说自己会武功也没用,亮出来也吓不到人家,明先生照样敢抄着棍子上,一把老骨气敢战天斗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之这七天把庾庆搞的很难受……

    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,当这一天真的来到时,本以为就是走过场的庾庆也不免有了些忐忑。

    会试正式开始的当天,钟府男主人的马车及护卫队亲自送行。

    马车内,除了考生庾庆外,还有亲自来送的钟员外和明先生。

    明先生一路喋喋不休,反复交代进入贡院后的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钟员外在旁听的连连点头,不管怎么说,作为参加过九次会试的人,仅凭这份经验钟府就不算白花了钱。

    车队还未抵达贡院,在通往贡院的途中就被逼停了,有军士拦路,不允许车马之类的东西通过,包括送行人员也要一律停止前行,只许考生凭号牌进入。

    这个时期没人敢强行冲撞。

    也能理解,来自锦国各地的一万多名考生,同时往一个地方集中就已经是不小的规模,倘若再加上送行人员和各种车马一起挤过去,容易堵塞道路不说,还容易出乱子。

    庾庆只能是下车,杜肥将一只装的满满当当的背篓递给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