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三二看书网 www.32kan.com,最快更新半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阿公子的样子,似乎是贵客,门房不敢耽误,赶紧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小跑着到了大门外,于马车前恭敬道:“公子有请,贵客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马夫于车辕上搬了踏脚的凳子放地下当台阶。

    车门,一支折扇挑开了车帘,俊逸男子钻出,高挑个头往车辕上笔直一站,给人雪岭千秋一枝梅的醒目感,顿令钟府看门护院的人眼前一亮,是个略带慵懒风情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一手后背,一手上的折扇很自然地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胸口,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目光最后落在了钟府牌匾上。

    有马蹄踏踏声来,是杜肥领着两名随从外出办事回来。

    车辕上的男子回头看了眼声音来处,这才迈步,从容不迫地一脚踩在凳子上,再一脚落地,在下人的恭请下拾阶而上,扇子垂在手中摆晃着,画着圈耍。

    归来的杜肥勒停坐骑,跳下马,缰绳扔给了下人,略有疑惑地绕着来客的马车转了圈,这才慢慢上了钟府的台阶,依然是一步三回头的样子,门口又问看门的,“什么人,来见谁的?”

    看门的回:“不知道,来人没通报姓名和来历,说是东院阿公子的故交,得了阿公子准许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的故交?”杜肥一脸错愕,又再次转身盯着马车打量,是带着满满的狐疑神色进的门。

    内里,李管家刚好出来,看到他的样子,喊道:“老杜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杜肥抬头,招手让他过来了,问:“可看到刚才进去的客人?”

    李管家:“看到了,刚遇见,是个醒目的美男子,打了个招呼,说是公子的客人,这已是今早的第二波客。”

    杜肥:“那你可知刚才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李管家:“公子的客人还能是什么人,应该是同届的考生吧?前面来的那个就是。”

    杜肥摇头,“我见过他,他怎么可能是本届考生,他不是,也不会是什么考生,你知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李管家迟疑:“初来乍到,我哪知道,有什么问题不成?”

    杜肥看了看四周,低声道:“颜州,上平府的那个赵红裳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李管家愕然,“听说过,上平府的女首富嘛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杜肥:“当初员外跟上平府那女的谈笔买卖,我照员外的吩咐去摸那女人的底时,见过这男的,他是那女人养的面首,就一个吃软饭的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顿时惊疑,“颜州的上平府和列州的长名府相隔遥远,公子怎么会认识这种人,你不会是认错了吧?”

    杜肥:“不会,这人的样貌好记,不会记错,还有门口的马车,就是赵府的座驾,怎么可能会错。这男的名字我记不起来了,等我回去翻翻,当时摸的底应该还有记载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:“会不会也是老大人的人?”

    杜肥摇头,“以老大人的风骨,是不会让下面人吃软饭的。”

    李管家顿有些忧心,看着东院方向忧虑道:“也不知公子知不知道这人身份,跟这种人来往,让人知道了,有些话怕是会不好听,娶大小姐本就容易招来吃软饭的嫌疑,好不容易考上会元能抹平这方面,若要是和这种人凑一起扬名了,那就真成了一丘之貉,得劝公子自重啊!”

    谁说不是呢,杜肥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东院,许沸算是看出来了,这位士衡兄压根没了心思应付他,也不知来的是什么客人,能让士衡兄如此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罢了,既然如此,自己也就不打扰了,许沸将虫儿的奴籍放回了案头,就此告辞。

    “喂,许兄,我真用不上。”庾庆喊了一声,拿上虫儿的奴籍就要追上塞回之际,恰好,大门外新的客人来了,令庾庆两眼一亮,瞬间将许沸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许沸也差点撞上来客,来客手中扇子顺手一顶,抵在了许沸的胸口,避免了两人的相撞。

    许沸忙抱歉一声,赶紧让路,不过也还是忍不住多看了来客两眼,没想到士衡兄的客人竟是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见许沸告辞了,领着客人来的门房又伸手请了许沸一起去。

    虫儿站在正厅门口一侧,泪流满面,心乱无路。

    他眼睁睁看着许沸去了,想跟去又不能或不敢跟,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许沸的奴仆,依照官方律法,自己已经成了士衡公子的奴仆,可士衡公子又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用不着他,不喜欢他,不要他。

    他走又不能走,留又不招人喜欢,除了哭,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庾庆哪还顾得上他,已是一脸笑嘿嘿朝美男子来客迎去。

    美男子一见是他,当场愣住,愣步原地,待庾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