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三二看书网 www.32kan.com,最快更新半仙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然,给了吏部就得罪了御史台这边。

    可他很清楚哪边能惹哪边不能惹,他在御史台多年,在御史台效力到老,于此老退,就算对他再不满,于情于理御史台这边都不会把他这个老人给怎样,包括中丞大人。

    该给他的,照样是一样都不会少他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却不会跟他讲这个情面,他若硬扛着不给,那就是得罪了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往往就是更容易伤害不会伤害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中丞大人对自己失望了。

    也知道那份辞呈落在了吏部的手中会引起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两伙人立马要就‘阿士衡’的死活一较高下,那张辞呈点燃的不是个人恩怨,点燃的是两个派系之间的斗争。

    吏部能第一时间赶到这里要辞呈,就已经很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说明其中一伙人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狼一样,第一时间循着割开的伤口凶残的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边想要‘阿士衡’的命,要借此重创另一边。

    另一边则要尽力保‘阿士衡’的命,若是阿节璋的儿子一踏足京城就被人给弄死了,无异于被杀鸡儆猴,对这边将会产生一系列的深远影响。

    一手撑着腰的齐左史慢慢转身了,慢慢走向了桌案,“唉!”一声垂垂老矣的悠长幽叹发自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要提前写告老辞呈了……

    “取走辞呈的是吏部的什么人,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大步而行的裴青城边走边问。

    “是曲文生他们……”伴行在旁的相关人员紧急报知。

    一行出了御史台大门,裴青城可谓步履匆匆地跑下了高高台阶,直接跑到了国公马车旁,拨开了窗帘,对车里的人道:“来晚了一步,辞呈被吏部的人拿走了,现在立刻派人去追,希望能赶上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来什么,自己手上的东西还真能让别人拿走,你御史台的人是干什么吃的?裴青城,你对御史台的掌控太弱了!”车内的应小棠训斥了窗外人一番,脸色已经沉了下来,又喝了声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一名随行将领立刻近前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没什么好说的,裴青城这边的人告知是谁拿走了辞呈,人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应小棠这边的人记下后,立刻派出了二十余骑沿可能的路线去追,皆往背上插了旗,假冒八百里加急的传令兵,一路在京城纵马狂奔追击。

    “阿士衡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回钟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一处土丘地,长满了竹子,有酒家圈起了一处竹园经营买卖,名为隆园坵。

    庾庆之前在京城溜圈想找火蟋蟀买家时,曾见过此地的雅静,没有人来人往的什么,能避免太多的人认出自己,也算是因夕月坊之行长了教训,因而这次的宴请设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狼卫说的是真是假,经了提醒后也还是怕被白兰给找上,多了几分小心。

    不过店家还是认出了探花郎,没办法,名气太大了,游街的时候确实见过。

    没有提前订雅座,也没问题,店家主动表示今天的宴请全免费,唯一的请求是请探花郎题字。

    听到免费,庾庆略有心动,但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墨水,又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随行护卫当即拉了一下庾庆的袖子提醒示意,让他慎重。

    钟府交代过,尤其是钟夫人,那更是再三交代,让他们盯着公子,不要让公子随意给人题字。

    钟夫人文简慧在这件事情上是很怨念的,重点是连她这个丈母娘都没有捞到半个字。

    好在人店家自觉,知道自己一顿饭让探花郎写什么词赋有点过,只求题个店名,回头好让人照探花郎的字重塑招牌。当然,这也不简单,对做买卖的来说,招牌这东西放在什么时候都重要,也许是一辈子的,一些老字号是能当传家宝的。

    等于就抄三个字,就能免饭钱,庾庆欣然答应,斥退了阻拦的护卫。

    论写字他还是挺有信心的,底气十足,因为真阿士衡写的也没他好。

    店家立刻笔墨纸砚伺候,庾庆挥毫泼墨,“隆园坵”三个黑字赫然醒目于白纸上,颇有灵韵,一看就好看的那种。

    店家两眼放光,连赞好字,见庾庆就要搁笔,慌忙求庾庆高抬贵手留名。

    这很重要。

    将来传给子孙的时候,尤其是子子孙孙传下去的时候,那就是一段有名有姓有来历的真实典故,咱家的招牌那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四科满分会元亲笔书写的!

    庾庆稍犹豫,还是留下了阿士衡的名。

&n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